不用粉墨,就站在光明角落


00:00/00:00

作者:辞川


山寺有悬钟,一日一撞,心如止水,千年亦不变。尘世一遭,繁华拜尽,众生苦乐,一如百年前。很多事,唯有当距离渐远的时候,才能够真正的回首看清它,花香浮华,人莫如是。

时近人寒,又临暮岁。在一个又一个的年轻的梦境接连飞舞着来到的时候, 在一夜又一夜地消磨那些天鹅绒般白色失眠症的时候,在凉意渐生在的丛林里,在寂静与寂静的背后,你犹如星辰,痴迷往返于少年时代不设防的子夜里。那里有海,有山与林,有苍翠和繁盛的时光。只是你不再歌唱,恍然间都是后退的风景。

那日下班,你匆忙挤进公车臃肿的车厢里。熟练投币的同时迅速扫视有无空座。单位离家大概有近二十多个站点。从最初的偶尔晕车到现在习惯性的在公车上摆一个较为舒适的姿势站着到家。期间大概经过了几个月的时间的熟稔。

车厢里一直没有开灯,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努力向车窗外看去,那是一个灯火马龙的世界。耳机里播放着汪峰的歌,他唱: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多少人爱着却好似分离,多少人笑着却满含泪滴。你面对窗外这些柔软瑰丽的光线,却硬生生的感到疼痛。

感情用力过度,亦充满裂痕。如今对于这样贸然而来的情绪,你已经可以很熟练的把控。可你并不觉得这有多么值得庆幸。比之庆幸更深刻的是一种世故。如今,你并非可以真正的去表达自己的悲喜,你要在心间腾挪出一片空地,留给未知。如今亦只能用这种方式去感知我们自身的存在。

你知道的,为了遵循自己内心的声音生活,我们曾为此付出多么大的代价。一场滂沱的大雨过后,你期盼的短暂彩虹没有如约出现在天边。替之的是垂垂夜暮。这可能是你对世界最初的失望。直到后来再经历这样的雨季,你不再期盼会不会有彩虹出现。转而等待会不会有人送伞给你。这样细微的转变,未尝不是一种委婉的妥协。

你始终笃信只有自由相爱时的吉光片羽是真的,当我们提起往事时多半是因为得不到而忘不了。这种因为不甘而逐渐繁茂的感情贯穿你一生的河流。我们在隐秘艰涩的疼痛里大声交谈,灌注真情,企图忘记过去。在不断行走的过程中,你舍弃越来越多的人证,物证,甚至失去了控诉世界的激情。俨然忘记当初自己曾经是以原告的姿态出现的。你渐渐平缓,当暮年以后,那场大雨退去,可以平静的等待夕阳,而没有什么怨悔。但这又是多么可悲。

这些寂寥又繁华的街衢是你内心暗自涌动的河流,不可置否的是我们每个人都如此孤独。你在自我的疆界中如缀网劳蛛般欲修缮内心的完满,心之何如,有似万丈迷津,遥亘千里。大抵会觉得世界在我周围,我周围都是世界。你不断的被吸引,被蛊惑,被吞噬,如同那只被困在琥珀里的昆虫。这样苍白无趣的生活让人烦腻,我们只是看到自己的脸。苍白、渺小、自私、空虚,还有恬不知耻的愚蠢。可一切又显得那么的不重要,因为无人可代替你去活。在日渐偏离自我轨迹的歧路之上,你是否还有勇气找得回在漆黑夜幕下自己破碎的影子和重新站在日光之下的意义。要记着并无舟子可以渡人,除了自渡,他人爱莫能助。

世界上所有的狭路都是为了相逢所设,我们总是不停地寻找心的栖息之地,不停的兜兜转转,不停的变换自己的角色去融入这样的世界。你自以为活得通透,游刃有余可潜藏在你心底最深处的那个远方,依然那么遥不可及,又是如此的触手可及,亲爱的,矛盾的并非语句,而是自己的心。你应该勇敢的成为你眼中的自己,而不是别人口中的自己。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如果没有,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我期待有一天你骄傲的对自己说:生而为我,是莫大殊荣。

你有着一颗朝圣者的灵魂, 以肉胎凡身作为唯一的行李,渴望一种飞扬蹈厉的诗意灌注于生活里。化为一叶风马,时间隐秘,漫漶成风中文字,为长风吹袭,被天地诵念。

面对世事浇漓,人心流失,愿你却始终有一个滚烫的灵魂。心若自由,身沐长风。不用粉墨,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0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