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多年以后我提着老酒,你还是老友

enpTMWNFSWxPdzZJMUZmRzFpQVBDb0hVQjhDUlY0dURlU1BYTDhYRm9ZTWxHNldVTlNGaDVnPT0


00:00/00:00

作者:墨书

愿我们都能遇到那个人,让我最自在,最像自己的那个人。

——送给你们的话

某期快本里张翰说要和相熟十年的朋友去旅行。相熟十年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大概就是见过你所有的样子,知晓你话语里的言外之意,你哭你闹撒泼耍赖也不会尴尬,吵不散分不开卷起袖子就可以替天行道闹成一团。

很多人,像我这样,一路上遇到许多自以为可以走很远的朋友,交心知底,难舍难分,可惜也在时光中渐行渐远,唯有寥寥数人安静地站在远方,不高大,却安心。

或许,那十年不仅仅是一段年限,更多的是为了找寻一个可以在他面前做自己的人,你们之间除去过分的熟络依旧谈笑风生,说过去没什么不自在,谈未来也不怕风迷了眼走散了路。

你在这光怪陆离的人世间行走,有没有那么一瞬间突然想起谁,然后,暖了眉眼。

和M小姐相识可以追到中学,尽管小学时也经常在补课班见面,但那时我还是一个温柔恬静的萌妹纸,说话轻声细语,以至于M小姐觉得自己并不能够和这样的乖孩子玩到一起,于是两人也只是见面会微笑。后来上了初中,和M小姐的班级相邻,经常换着看小说杂志,渐渐就熟识起来,然后这么多年就过去了。

很久之后的闲谈,听她说起为什么会在中学有交集,不只是因为有相同的喜好,更多的是因为中学的我好像是一个披着人皮的进化兽,突然兽性大发再不见当初的乖巧样子,而日后更是从进化兽升级到可以化为人形的面具怪,嬉笑怒骂,真假难辨。

当然了,M小姐的原话肯定不是这样的,在回忆这方面她有独特方法,确保从整体分分钟真相从细节分分钟决裂,对我更是奇招百出,杀的我丢盔弃甲手忙脚乱,毫无招架之力。

说起来M小姐真真是纵观了我整个青春期,从八点档的好姐妹反目成仇到十点档敌军混入内部背后一刀,她场场不落,立志现场第一人,好歹电视剧还有个广告时间呢,她倒好,瓜子饮料开心果,这个情节看了好几遍换个台,这个女人撒泼和猴打滚一个样,吐槽过后才知道问我,这些和你有什么关系。然后我就特骄傲的昂起下巴告诉她,这些都是姐投其所好送给她们的,奈何天不遂人愿窝里反。这时候M小姐冷漠的甩过一排白眼,呵呵哒,你当初的眼光真差,瞅瞅都是什么人品。

呵呵哒……姐呵呵哒你一脸,你不也是我当初的眼光吗!!!!

好吧,这些都是青春期时候的气血方刚了,后来上大学,就平和多了。大学的时候,我们在一个城市,两所学校离着不远,步行也就半个小时,可是她忙我也忙,她忙着找教室做实验,我忙着上课开会写稿子,有时一个月见一面,有时大半年只能打电话。好在过了大二,事情少下来,时间也多了些。

于是,约逛街,约电影,约吃饭,好像前世的小情人今生终得圆满一样,手牵手非要把好几个月的话都说完,以解相思之苦,然后逛累了笑痛了就去吃饭,小酒浅酌,毫无顾忌。

对于吃饭这点我也真是爱极了她,像我这种无酸不欢又挑食的人,M小姐总能耐心的等我撇干净汤里的香菜再准确的找到我不吃的菜放到她的盘子里,一切自然流畅无需思考。仔细想起来,这些年和她吃饭我尤其自在,不用假装喜欢某个讨厌的食物,也不用顾忌别人的口味,我们总能吃到一起去,冬天的火锅,清汤的地瓜,辣汤的毛肚;夏天的奶茶,温的奶绿,多冰的酸梅汤。

你看,你是不是也觉得M小姐在迁就我。也许是有那么一些,但我们从不觉那个词叫迁就,因为爱所以爱,因为爱所以才包容。

记得M小姐和L小姐相识的时候,我做路人甲被黑的体无完肤,只能一个劲叫苦,暗叹当年的年少无知怎么都被M小姐看了去还记了这么多年。M小姐和我不大一样,算起来我是天生的半冷漠体质,若非对了脾气,若非迫不得已,绝不能和陌生半陌生的人聊个不停,而M小姐自然熟识我的脾性,所以在见L小姐第一面便归入了娘家人的行列,滔滔不绝的讲起我“迫害”她的这些年,时间长达四个小时之久,期间语言生动,语气激昂,而我完全融入了这个看似和我有关其实并不需要我补充分毫的故事里,感叹着这些年的青春就是一部现代宫斗剧,而我们困在其中,充当着不同的角色。

讲到激动之时,M小姐拉着L小姐的手,几乎要语泪俱下,痛斥我的不人道,而我,则一脸惊讶的表示自己并不知情。事情是这个样子的,M小姐回忆完我狗血的青春期,逼迫我对我当年识人不明做出了深刻的检讨,随便又狠狠地夸了她一次。每次M小姐都乐忠于回忆那些年我们不得不说得年少时光,然后在抨击我慧眼不明的同时赞美她的大智若愚,而那天重复完前面的所有过程,M小姐为了一展智慧又做了一个总结,正是这个总结让我对我的人生产生了质疑,M小姐和L小姐说,总而言之到现在为止她的性格分为四个部分,虽大同小异,但作为朋友,我仍劝你好生珍惜,因为她的性格是这样分布的——从小学的乖巧到从初中的傲娇到高中的高冷,而现在更是过分,所以,认识她也辛苦你了。

那个,我想问一下,你们对话里的“她”是我吗……

可是,并没有人理我……

不多时L小姐在M小姐喝水的空档里偷偷问我,坦白说你是不是人格分裂。我肯定的一点头,没错,我另一个灵魂是男孩子。这时M小姐喝完水认真地看着我说,宝,这不是人格分裂,你这是变态。

好吧,我不说话还不行吗。

没我打扰,喝过水的M小姐又像吃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你在外人面前在毒舌巧辩,一遇到她就甘拜下风。而她说着那些早就烂熟如心的故事,嬉笑间不过是为了找个契机让你不要重蹈覆辙,而她不管看过哪一面的你,都待你如初。

前段时间M小姐和室友有些小矛盾,那时候我已经放寒假在家闲着,一边调戏她和她数着寒假倒计时,一边想着哪天要约着见面,然后有天晚上她发消息过来,连着好几条语音消息,这条没听完下条又来了,那时的M小姐语气极其气愤,胸腔好似有颗随时会引爆的小炸弹,我甚至都能感受到她的洪荒之力马上就要被炸弹激发了,所以这个时候我就该拿出自己应有的态度,我还记得我在电脑这边跟她说,你不要和她说话,也不要生气,我现在换衣服帮你去出气。这时候M小姐也记不得什么室友了,也不要什么洪荒之力了,哒哒哒跟激光枪一样,唾弃了我这种虚假行为之后向我叫嚣,你过来啊我看你过不过来,我一听,嘿,敢情姐是你随意消遣的啊,于是,我又开始傲娇,不去,姐在家躺着看你考大物理,啦啦啦啦。

说起大物理,M小姐总是痛到不能言语,这种微妙的情感就像我对数学一样,我们待它们如暗恋,奈何天不遂人愿,爱错了人终究不能修成正果,只能又爱又恨又遗憾。所以还没看物理考点的M小姐又乘风破浪的冲进知识点的海洋中,徒留我一个人在灯下凌乱。

借着M小姐和室友的事情,我也想了想我们之间的不愉快,嗯,就暂且称为“这些年和M小姐吵过的架”吧,说出来真是骄傲啊,我们之间的小磨合一个手就可以数过来,从来不是什么大矛盾,更没有让人非要抱在一起痛哭才可以解决的问题,那些年少轻狂惹的祸现在想起来连轮廓都不记得,而她更是过分,啊?吵过架吗,没有吧,你年纪大了,记错了。

!!!!你才年纪大呢,人家才十七岁!!!!十七岁!!!!

说是这样说,其实我们都知道,两个人在一起,哪有一直风平浪静的呢,唇齿相依一辈子,还经常磕了牙咬了唇,何况是好友之间呢,只是啊,拌嘴的情谊,胡闹的欢乐,是吵不散闹不离的情感升温计。

默念着这些年就这样匆匆走过,“这些年”真是个好词语,它让你从少年一点点长大,沿路看过不同的风景,遇到不同的人,你为他停留一站,他为你驻步一时,接着你们各自离散,除了记忆什么都没留下。

后来的时光里,你穿过人山人海,不喜欢也假装欢喜,听彷徨唱出歌,看阳光流出寂寞,而你,有没有在那么一瞬突然转过身,被拥入一个温暖怀抱。

愿你和我一样,在成长的道路上,有挚友为伴,陪你把独自孤单变成勇敢。

愿你们成为彼此的太阳,blingbling发着光。

愿你们与岁月为诗,愿我们与时光同老。

0条留言